国家利益至上 消费者利益至上

  吸烟有害健康!十八岁以下人士谢绝访问!

案语 | 一个“80后”的权力变现之路

作者: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访问次数 : 发布时间:2021-08-06 16:47:44

转发到:

    年轻干部是党和国家事业的接班人和生力军。近年来,各地加强对年轻干部的发现、培养和选拔,一些优秀年轻干部走上重要岗位,独当一面开展工作,一步步成长起来。然而,他们中的个别人却被权力冲昏头脑,挟权自重、任性妄为,忘记了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初衷,开始追求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和以权谋私的愉悦感,在飘飘然中走上了违纪违法道路。本期我们选取人生追求跑偏任性用权的典型案例,警醒广大年轻干部心存敬畏,正确认识和对待手中的权力。

  2020年10月19日上午,徐鸿博走进安徽省宣城市纪委监委的办公楼主动投案。作为市人防工程质量监督站的负责人,自从市人防办一些领导和同事接连被留置,人防系统腐败问题专项治理一日紧过一日地牵动着他的神经。那些正在淡化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愈发清晰起来。

  面对办案人员,徐鸿博不到一个小时就交代了自己的全部问题。后续的几天里,他一笔一笔写下自己10年间收受红包、礼金和好处费的时间和金额。72.4万元,从未计算过总额的他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

  2021年2月7日,因犯受贿罪,徐鸿博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家庭影响下的仕途渴求

  采访中,每当徐鸿博表达自己的看法时,随后通常会跟着这样一句话:“我的观点也不一定正确。” 这些不自信表现来自于家庭灌输的社会观念,其背后是整个家族曾经对他仕途发展的期待。

  1984年,徐鸿博出生在宣城市区。父亲是一名教师,母亲则跟随其他家族成员经营烟酒、房地产等生意。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让家族生意日渐兴隆,他自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在父母的呵护下,徐鸿博上大学、参加工作,成长道路按部就班而且一帆风顺。

  谈起本科毕业后找工作的经历,徐鸿博表示自己“当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完全按照家人口中的好工作进行选择。在他的印象中,家里人经常说起这样的话,“商人挣再多的钱,还是要低人一等的”。因此,尽管成长在商人家庭,徐鸿博的父母却不希望他经商,早早教育他以后要“找一份体制内的工作”。

  “从小到大,父亲对我的影响是比较大的。”徐鸿博告诉记者,父亲始终抱有“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观念,认为在政府部门工作很光荣,母亲更看中在体制内工作的社会地位。那时的徐鸿博,并不知道进入政府部门工作意味着什么,但他接受了家人的建议,选择进入体制内追求个人事业的发展。

  本科毕业后的两年间,徐鸿博多次参加体制内单位的公开招考,最终在2008年如愿以偿,考入宣城市城建档案馆,半年后又被调入市建设监督管理局工作。2010年,市人防办物色专业技术人才,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徐鸿博被借调过去,以扎实的专业知识和认真的工作态度获得了领导认可,不久后便来到市人防工程质量监督站,开始从事人防工程验收工作。

  在工作中获得称赞,是徐鸿博此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也让他受到来自家族的更多关注。在此之前,由于不参与家族生意经营,他在大家庭中一直是默默无闻的一个。有几次家庭聚会上,他注意到长辈对领导干部的羡慕,还有对他仕途发展的期待,这刺激着徐鸿博想要在工作中有所建树,成为家人眼中“优秀”的人。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徐鸿博开始关注领导干部的级别,希望通过认真努力的工作获得提拔。“有一段时间,能明显感受到他对职务晋升的渴望。他还曾说最好能混到副处级,感觉想要向家人证明些什么。”徐鸿博的一位朋友回忆称。

  “现在回想,过去自己一些想法比较幼稚,觉得通过岗位和权力获得社会地位和家族尊重,是一件很得意的事情,其实并没有仔细思考过权力背后的责任。”直到服刑期间,徐鸿博才开始反思过往,意识到当年自己被一步步推着往前走,很长一段时间都处在比较盲目的状态,没有树立正确的权力观。

  质监验收时的居高临下

  抱着“想做官,想做更大的官”的念头,徐鸿博十分注重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在市人防工程质量监督站的岗位上认真刻苦、踏实肯干,愈发获得组织的认可,事业也沿着家人的期待蒸蒸日上。

  作为安徽省最晚成立的地级市之一,宣城市在2004年才组建人民防空办公室。新单位编制少,缺乏技术人才,参与过工程质量监督工作的徐鸿博就成了重点培养对象。他到省人防质监总站挂职学习几个月后,便熟练掌握了人防工程质量验收流程等相关技术要点,工作上可以独当一面。

  当时,宣城市多数县区没有独立的人防办,除了市本级的人防工程由徐鸿博负责验收,全市县区的验收工作都需要他进行指导。“宣城全市一年少说有上百个人防工程项目,徐鸿博的工作量非常大,也非常认真。”市人防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就连业主单位负责人谈起他也称赞不已,“徐鸿博来验收工程,挑毛病几乎没挑错过,让人心服口服”。

  看着一个个项目在自己手中验收通过,年轻的徐鸿博找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这确实是他业务水平的体现和认真履行岗位职责的结果。不过,仍不明白“权力为谁而用”的他,已经开始享受权力给他带来的“优越感”,甚至认为在质监工作中,越是给人压力、越是高高在上,就越意味着自己对工作负责。

  尽管徐鸿博多次对记者强调自己的踏实肯干与无私奉献,事实却是独立负责人防工程质量验收之后不久的2012年,他就开始收受业主单位负责人为了顺利通过验收而递来的礼品礼金。

  办案人员介绍,给徐鸿博送礼行贿的业主单位负责人大都感到徐鸿博“很严厉”,或多或少有点怕他,尤其害怕他在工程验收过程中为难他们。“私下接触时徐鸿博没有什么架子,工作上就是另外一个人。”一位与徐鸿博相识多年的监理公司负责人将两人之间的关系形容为“上下级”,一直小心谨慎地和徐鸿博相处。

  对于自己在别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印象,徐鸿博不是不知道。在他看来,质量监督必须采取强硬的态度和措施才能产生监管效果。单位领导也曾提醒他要注意工作方式方法,但在顺利升任市人防质监站副站长、站长后,徐鸿博丝毫不认为需要调整原先的强硬态度,反而认为提拔证明了自己工作方式方法没有问题。对他来说尤为重要的是,成为科级干部的自己已经是处在优势地位的“官”,终于不用再像经商的家人一样,承受那些为了赚钱而遭遇的“辛酸”。

  按道理,富裕的家境让徐鸿博并不需要业主单位送来的礼品礼金,但他还是无法拒绝这些“免费的东西”。一千两千不嫌少,一万两万也不嫌多,从最初的惶恐到后来的惬意,他甚至明目张胆地在办公室收受贿赂。徐鸿博心里明白,如果自己没有人防工程质量验收权,业主单位也不会给他送东西。但在持续享受被奉承的同时,只看重业务能力的他,很快屏蔽了权力变现的实质,反而不断美化自我,认为能够凭借权力获得工资之外的“收入”,是工作能力强、社会地位高的体现。

  审查调查结果显示,从2012年第一次收下礼金,8年间,徐鸿博累计60余次非法收受现金、购物卡等钱物,并在人防工程项目指导、监督、验收及业务介绍承揽等方面为相关人员提供帮助。

  收受贿款后的志得意满

  作为市人防质监站的业务骨干,徐鸿博多次在事业单位年度考核中被评为优秀。2018年被提拔为站长后,他还成功入选市委组织部人才后备力量库。

  “在收受贿赂的违纪违法干部中,有些确实迫切需要钱,但徐鸿博不属于这种情况。他并不看重权力给他带来的金钱利益,而是更在乎精神上的获得感和满足感。”办案人员分析道,生活中的徐鸿博过得并不奢侈,除去日常开销,花钱的地方也不多,他最在意的是自己在朋友和家人面前的价值,迫切希望获得周围人的认可。

  2016年,安徽省人防办要求未竣工验收和即将建设的人防工程必须安装防化设备。得知此消息,一位从宣城市人防办离职的朋友便找到徐鸿博,想承揽相关项目工程。此前,这位与徐鸿博关系要好的朋友经济上时常出现困难,徐鸿博几番积极帮助他寻找增加收入的机会。这次面对朋友的请托,徐鸿博丝毫没有考虑随意用权的严重后果,不但很爽快地答应帮忙介绍生意,还保证在项目验收时予以关照。“最开始想法很单纯,并不是图什么回报。这个项目挣钱比较多,我帮他赚到了钱,体现出我有帮朋友的能力。”徐鸿博对记者说道。

  大额受贿也从这里开始。在朋友看来,徐鸿博不仅仅是给自己帮了忙,更是这个赚钱营生的合伙人,理应得到属于他的那份收益。不同于以往验收工地上别人递来的千把块现金,朋友的“分红”一出手就是几万甚至几十万元。

  如果说平时收受的礼品礼金只是不要白不要的小实惠,“分红的大收益”则成为徐鸿博在父母面前凸显自我价值的证明。2018年春节前,他接受了朋友送来的8万元,随即回家交给母亲。“家里主要是她做生意挣钱,我挣到工作之外的钱,有满足感,终于也能给家里做点经济上的贡献了。”他这样对办案人员说。母亲对钱的来源表示怀疑,父亲几番劝说他不能受贿,徐鸿博却被一笔笔贿款冲昏了头脑,自信地认为与交心朋友的合谋非常隐蔽,肯定不会出事,其后陆续将好处费拿回家,共计52万元。

  在帮助朋友赚钱改善生活、给小家庭带来“经济贡献”的同时,家族长辈对他也越发重视,更是让徐鸿博享受不已。正是在大笔收受好处费的2018年,34岁的徐鸿博升任市人防质监站站长,成为市人防办中最年轻的正科级干部。因职级的提升,家族长辈对他的态度大为转变,他一下子成了家族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家庭聚餐时,当大家讨论一件事情如何处理,长辈们开始征求他的意见,他在家族中的话语权和地位有了明显提升。徐鸿博起初并不喜欢家人态度的突转,“他们只关注级别高不高,不了解我的工作内容,也不关注能力强不强”。不过,得意很快代替了不适,他终于像期待中的那样,成为家人眼中的优秀晚辈。

  对权力缺乏清晰认识又盲目追求,使得徐鸿博一次次做出覆水难收的选择。随着市人防办一些人员相继被查处,徐鸿博的违纪违法行为很快露出了马脚。留置击溃了所有侥幸,他意识到,自己当初以权力、职级和非法收益为骄傲,不过是为了追求扭曲的“成就感”。这些所作所为背离了岗位应有的责任和担当,让没能答好权力考题的徐鸿博,亲手为个人事业的发展画上了一道沉重的休止符。